• 資訊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 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新聞

    規劃的初心,使命,及安身

    瀏覽次數:820    作者:sxhz    發布時間:2020-06-03 10:15:14    字號:        

    主 編 推 薦

    這一期微信全文推送的文章很特別,第一,這是本刊首次嘗試“網絡首發”的形式,以往的文章都是紙質期刊發表了再上網,大家可以捧著雜志讀,也可以在網上看。網絡首發的方式是把一些時效性較強的文章先在網絡上發表,然后再印到雜志里面去,這樣也可以緩解雜志稿件擠壓的情況。第二,本刊顧問編委張庭偉先生專門寫了這篇文章,試圖從學科的角度、理論的高度,回應眼下規劃行業的諸多困惑,讀來頗受啟發。

    當前中國城市規劃的變化,并不是城市規劃范式的轉換或完全改變,而是范式的改革。雖然外部條件及政府期望有所變化,但是城市規劃的基本理論及工作機制沒有改變,特別是城市規劃的初心沒有改變,而且不應該也不會改變。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國家對規劃的根本期望,就是規劃的使命,規劃的內容及規劃方法應該延伸。


    【作者簡介】

    張庭偉(1946-),男,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城市規劃系榮休教授,國際中國規劃學會(IACP)顧問,首任主席。

    【收稿日期】2019-01-14


    精彩導讀

    【摘要】從城市規劃學科的起源、使命、規劃機構設置,及國際規劃界發展趨勢的簡要回顧,討論2018年以來中國規劃界正在經歷的規劃改革問題。認為規劃改革應該基于兩條基本原則:一是改革必須符合中國國情的發展方向;二是改革應該符合國際規劃界已經經歷的演變方向。

    【關鍵詞】城市規劃;規劃改革;規劃范式轉換

    ORIGIN, MISSION, AND INSTITUTIONAL SETTING OF URBAN PLANNING

    ABSTRACT:  Based on a brief review on the origin,mission, and institutional setting of contemporary urban planning, as well as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international planning field,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on-going planning reform and institutional reorganization in Chinese cities since 2018. The paper suggests that the planning reform should be based on two principles: first, the reform must conform to the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China’s national conditions; second, the reform should conform to the evolution direction that the international planning field has already experienced.

    KEYWORDS: urban planning; planning reform; planning paradigm shift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城市規劃工作可以用“漸入佳境”來概括:各級政府認識到規劃帶給城市的積極影響因而給予支持并寄予厚望;市場借助于規劃之力而得益獲利;社會也看到規劃的成果——城市面貌更新,基礎設施提升,社區環境有所改善。雖然也有批評的聲音,但基本上是對規劃工作的肯定。與此對應,規劃師對自己的工作雖不能說盡如人意,卻是自信的。進入新時代,中國面臨國際上前所未有的新挑戰,作為公共政策的中國規劃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一方面城市規劃的重要性及責任得到中央政府的強調,規劃師對本職工作更加熱愛;另一方面城市規劃建立已久的工作機構正在重組,規劃工作的內容需要改革。為此,重溫規劃的初心,回顧規劃的使命,檢查規劃的安身定位如何有利于保證初心、完成使命,也許不是無用之舉。文中所討論的內容,很多是規劃界的常識,在此回顧,是希望引起各方面的重視及討論。必須指出,當前中國城市規劃的變化,并不是城市規劃范式的轉換或完全改變,而是范式的改革。雖然外部條件及政府期望有所變化,但是城市規劃的基本理論及工作機制沒有改變,特別是城市規劃的初心沒有改變,而且不應該也不會改變。初心代表了城市規劃這個職業的底線,沒有了底線,城市規劃就不必存在了。對規劃師來說,明確自己對社會的貢獻,擔負起自己的應盡職責,只要人民有需要,社會有需求,城市規劃將繼續保有強勁的生命力。這一點,環顧世界各國富有成效的城市規劃工作,以及代表國際共識的聯合國人居署各項涉及城市規劃的決議,當不證自明。

    1

     規劃:初心不變

           今天的城市規劃工作來自于兩個源頭。一個始于數千年前,自人類定居開始,對自身居住環境的構建活動——建城、造房、筑路、排水等,都需要有經驗的工匠,中國古代“匠人治國”的起點乃是這樣的城市建造活動。它們體現了古今中外最基本最傳統的規劃師職業,即以土地開發為基礎的物質空間的構筑。規劃工作的第二個源頭則年輕得多,始于19世紀英國這個世界上首個工業革命國家。由于工業的快速擴張及對土地開發利潤的極度追求,使工人和貧民的居住環境惡劣,引發了社會改造運動,主要訴求是改善城市生活環境質量,城市規劃被托付了推動社會進步的重任。在1845年出版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中,恩格斯討論了當時大量存在的城市問題,包括工業城市的形成及工業區位選址、城市規劃及城市住宅等。他從政治經濟學角度指出了城市問題的根源,認為:癥結在于英國的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居住環境問題表現為城市規劃及管理問題,其實和社會問題(貧困,缺乏公共服務等)密切關聯。得到的結論是,解決城市問題不僅要關注物質性的土地、空間,更應該關注生活在空間中的人,以及作為人居大背景的社會[1]。城市問題是社會發展諸多問題的一部分,解決城市問題必須放在社會發展的整體框架中。這樣的認識培育了比較完整的規劃工作的初心,包括兩個維度,一是以土地利用及物質空間的構筑為規劃工作的基礎及抓手,二是以此來促進城市社會的全面發展。這兩個維度互相關聯、不可分開。社會發展的目標通過土地使用方式、空間布局及城市形態來表述;而空間格局及城市形態則具體落實了抽象的社會發展目標。最經典的實例是霍華德在1898年出版的傳世之作《明日的田園城市》[2]。作者通過對一個理想城市的規劃描述,表達了對理想社會的基本構想。該書第一版原名《明日:一條通向真正改革的和平道路》,更加明確地說明了作者的初衷——城市規劃的實質是社會設計而不僅是空間形態設計,而實現的途徑是真正的改革。美麗的田園城市是美好社會的物質形態外衣,為抽象的理想社會提供了一個人居環境模式,那里環境優美,兼有工業農業,貨運與人行分開,居民亦工亦農,社區自治 ……田園城市幾乎體現了霍華德理想社會的全部要素。

          很多學者對歷史上規劃工作的物質性初衷,以及后來的社會性演化作了研究。泰勒在《1945年后西方城市規劃理論的流變》中提出,“視城鎮規劃為土地使用及已建環境的形態規劃和設計活動——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乃至20世紀初,甚至更早。遠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城鎮規劃就被理解為一種獨立的事業——被視為建筑設計的自然延伸,……”[3]19但是這種規劃觀首先經受到19世紀英國城市改造運動的沖擊。早期社會主義者歐文在試圖改善城市工人區的生活環境時,發現問題并非僅僅依靠改善土地劃分或空間構筑規劃就可以解決,而必須制止私人所有者依靠土地謀取暴利。同樣,霍華德在《明日的田園城市》中,提出土地集體所有的理念,也反映出早期社會主義思潮對他的影響[2]。土地集體所有的想法當然無法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實現,因為產權私有是市場經濟的基礎。因此,花園城歷來僅僅被當成一種人居環境設計的模式,完全隱去了其包含的政治經濟學成分。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歐洲大量的城市重建及國家經濟實力的復原,使城市建設項目大增,成為城鎮規劃的黃金時代。在戰后恢復期的特定條件下,新城建設和舊城復建是規劃的主要內容。開始時的規劃工作基本上是物質性的。然而建設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非物質性的問題,終于引發了1960年代初第一波對物質性規劃的批評。意見集中在幾方面。首先,純物質性規劃過于局限在空間形態及設計方面,漠視社會問題即人的問題。那樣的規劃往往滿足于物質環境建設,卻忽略了物質環境(包括人造環境和自然環境)是為人所用的,不能見物不見人。特別是對“環境決定論”的批評,認為再好的物質環境也難以決定生活在其中的人的生活質量及社會行為,所以出現過建成新區的社會結構反而較改造前更加渙散的問題,證明居住環境對居民的影響有局限性。其次,城市發展是動態的,無法以極終指標來固化[3]38,42。布朗的《為人民做規劃》對此作了比較深刻的分析[4]。他指出,“每一個規劃在實施的過程都很容易遭遇不可預見的事件。作為公共政策的一個實施手段,規劃必須擁有承受這些變化的能力……如果規劃(固化于極終目標而在現實中卻又不得不)被調整到無法辨認或最終甚至背離了初衷,那么不但規劃定出的目標無法實現,還破壞了公眾將規劃視為公共政策一個可靠實施手段的看法?!盵4]3;[3]43因此規劃必須保持動態調整,否則,由于外部條件變化導致城市發展無法符合原定目標,將影響規劃作為公共政策的可信度與嚴肅性。

          政策必然有時代性,必須與時俱進,也包括了作為公共政策的城市規劃。如果能認識到規劃應該包含促進社會發展的廣闊內容,而社會發展是持續變化的,具有階段性,就不會把規劃局限于物質建設的固定目標。對此,布朗提出:應該把規劃“分成一系列的步驟,每一步的行為都受限和取決于其所處的階段,但每一步都力爭為下一階段的戰略勝利預留最大的可能?!币虼艘巹澒ぷ髟诒举|上是一個持續的過程,“規劃應當作為一種彈性的策略?!盵3]43此后,規劃是一個動態過程的理念成為各國規劃界的共識。聯合國人居署理事會在2015年通過的《城市與區域規劃國際標準》明確指出:各國政府應該“推動將空間規劃作為一種促進機制和彈性機制……” “城市與區域規劃不只是不同空間尺度的產品……更是一個過程……”[5]正是對此的全面總結。

          經歷了1960年代后期的全球性政治動蕩后,從政治經濟學角度討論城市問題被重新認識。發達國家的規劃師和公眾都認識到,城市土地和房地產開發都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運作,市場的影響力大于規劃的影響力,規劃要起作用,就必須了解市場。在市場經濟體制中,規劃工作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公私協作(PPP),應該反映政府(理論上代表了選舉他們的公眾的整體利益)、企業(資本的利益)、社會(各種社會集團的利益)三方面意愿。實現公私協作最可行的途徑是溝通協商,即有公眾參與的協作性規劃。這樣的認識,成為今天大部分國家規劃工作的基礎,規劃越來越和社會發展結合,有社會科學的融入。

          規劃的初心不變,但是不同時期可能強調不同的重點。歷史證明,對規劃的認識是螺旋形發展的,一個時期有一個時期的傾向,但某個時期的傾向不一定等于最終的“拍板定案”。麻省理工大學已故資深教授羅德文(L. Rodwin)在《作為一門職業的城市規劃》中回顧了美國規劃工作的演變[6],認為對規劃“職業身份”(identity)的理解經歷了早期、青春期及成年期。早期美國城市的規劃工作由測量師、房地產開發商、工程技術人員來共同解決交通、公用事業、基礎設施等物質性問題,沒有專門的規劃師。此后規劃工作被浪漫化為一種“公民藝術”(civic art),規劃師與建筑師、景觀師一起美化市容,規劃的核心工作似乎就是實現物質建設的美麗夢想,進入了“青春期”。其后在城市發展過程中,規劃師漸漸認識到復雜的政治經濟環境對城市發展的巨大影響,規劃事實上成了公私各方處理、控制城市發展的工具,規劃從“青春期”走入了“成年期”。美國城市的規劃機構作為政府的行政部門,其日常事務包括提出并且落實社區發展項目、規劃并且管理公共設施建設、制定并監督區劃法規及設計導則、審批開發項目、頒發開工執照……大部分工作是行政性、政策性、技術性的。落實規劃決策往往受到城市的經濟狀況、領導人的喜好、政府內部的權力關系、社會輿論等因素的制約,很多時候規劃部門對物質空間的考量被淡化從而不得不服從于當時的政治經濟條件[6]14。但是也可能在城市發展的某個階段,城市經濟上升需要擴張發展空間,或遇到某個大事件如奧運會、博覽會,或某個新領導人特別關注城市形象,物質性建設都會上升到主要地位,于是規劃工作的重心會轉向物質性建設規劃。盡管如此,物質性規劃也不會忽視政治經濟條件的制約,規劃師必須同時考慮物質建設與社會發展兩方面因素。

          可以看到的趨勢是,現代城市規劃不僅關注用地及空間,更關注空間中的人。猶如廣為引用的《道德經》所說:“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笨臻g是規劃工作的抓手,規劃構筑空間的根本目的乃是為所有生活在空間中的人能夠“用”,涉及到整個社會和社區。美國規劃協會(APA)的會標上寫著“讓偉大社區成為現實”(Making Great Communities Happen)的口號,反映了現代城市規劃為大眾服務的根本目標。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對《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詳細規劃(街區層面)(2016年-2035年)》的批復指出: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這正是規劃工作的初心,也是規劃工作的底線。

    2

     規劃:使命延伸

          自從人類社會出現規劃工作以來,規劃的使命經歷了演變延伸。古代的規劃活動集中于城池宮殿的選址布局等物質建設,主要使命是體現決策者的愿望,如此延續了千年。然而二戰以后,時代變遷,現代規劃的性質越來越轉向公共政策,體現公眾的愿望,保護公共利益是各國規劃師公認的根本使命。作為公共政策,規劃工作必然與握有行政權、政策制定權、而且在理論上代表了公共利益的政府密不可分。在中國,城市規劃的政策屬性尤其突出,1970年代以前城市規劃就曾經被定位為“國民經濟計劃的繼續和具體化”“落實國家經濟建設五年計劃”的使命。在新時代,政府賦予規劃的根本使命體現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我們的人民熱愛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期盼孩子們能成長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盵7]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包括了經濟就業、生活條件、環境質量、社會保障等多方面內容,其中極大多數與城市規劃有密切關系,這就是國家對規劃的根本期望,就是規劃的使命。但是,過去相當時期內的城市規劃工作以地方城市的經濟增長、空間擴張為要務,對社會問題、環境問題關注不夠。雖然2000年后城市規劃已經從傳統的總體規劃延伸到戰略規劃,從土地利用拓展到經濟社會發展,從而和國家發展規劃的關系越來越密切,但基本上仍然局限于物質建設,對規劃作為公共政策應該具有的更加廣泛的非物質屬性不夠重視。大部分規劃師肩負編制、上報、管理地方層面物質建設規劃的重擔,不但難以滿足國家層面對城市規劃的更高期望,也缺乏通過規劃工作來落實國家期望、同時反饋給國家政策制定部門的渠道及能量。簡言之,城市規劃的軟實力太弱,城市規劃的話語權也太弱。一個實例是,在進行規劃工作改革的過程中,城市規劃界的意見、規劃界對自身改革的愿望反映得不盡如人意。提升城市規劃的全局性、政策性和軟實力,正是規劃必須改革的重要原因。應該明確,城市規劃必須改革但不是完全推倒重建,原因很清楚:世界各國城市近百年的實踐,中國城市幾十年的實踐,都證明城市規劃、特別是落實到地塊的區劃法規或控制性詳細規劃,對管理城市土地的用途、開發密度、形態等是行之有效的,歷來得到社會各方的認同。何況,在討論空間規劃時首先需要的是界定空間邊界,而界定任何一個三維空間邊界的基礎,仍然是底下那一片二維的土地,因此土地使用仍然是所有規劃的基本因素?;仡櫄v史,人類發展的過程不是直線的而是曲折的,不是單因素而是多因素的,把某個發展階段主題的改變,提升為劃分文明的標準,需要慎重。

          規劃的使命有演變,會延伸。當前對規劃工作的改革不等于城市規劃的降級,更不等于城市規劃的消亡。城市規劃的改革除了應該更多作出社會發展及環境保護方面的努力之外,在規劃內容及規劃方法兩個維度都應該延伸。在規劃內容方面,主要的工作重心應該向下延伸,下沉到社區、鄉村層面。一些城市正在進行的微規劃、社區更新、智慧城市、健康城市等工作都和社區生活密切相關;一些地方已經開始的新農村建設、鄉土建造,都是很好的延伸。在規劃方法方面,大數據,人工智能應用,特別是高新技術在交通規劃領域的應用,都已經有了可喜的創新。當然,規劃技術的創新必須體現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必須為居民服務而不是僅僅為管理者服務。

    3

     規劃:安身何處?

          當前城市規劃機構的變動,引起了廣大規劃工作者的關注,因為規劃在何處安身,不僅是一個名稱調整的問題,而且反映出對城市規劃的認識及規劃工作的定位。眾所周知,城市規劃在性質上屬于城市地方事務,所以世界各國城市基本上都設立有相對獨立的城市規劃部門,所管理的事務也基本相似,其工作的重心則在城市社區。因為一切宏觀發展的目標及政策最后都必須落地到基層,服務于居民。例如芝加哥市的規劃與發展局,其職責是“促進城市及其社區的全面發展和可持續性”。所屬部門包括社區經濟發展、歷史建筑保護、住房政策及管理、土地使用規劃和政策、可持續發展、增稅融資政策(TIF)、勞動力政策和區劃法規管理等?;诠P者1989-90年在芝加哥規劃局的實習經歷,規劃局極大部分事務牽涉到社區,規劃師的主要工作是聯系基層社區組織[8]。同時,規劃局長則和市長關系密切,落實市長的想法是局長關心的大事。在前任市長時期,芝加哥規劃局曾經和社會發展局合并,后來又分開,主要原因是為了促進經濟發展,芝加哥市內的建設項目大大增加,城市規劃工作因繁忙而被加強。

          由于城市規劃與社會發展的密切關系,美國一些中小城市保持著把城市規劃部門與社會發展部門合并的做法。例如西芝加哥市(City of West Chicago)的社區發展部,其職責是:為公眾提供城市未來發展、當前建設、物業維修和地區更新規劃方面的指導。社區發展部包括以下部門:規劃和區劃法規、法規執行、商業建筑許可證、歷史建筑保護、博物館服務、住宅租賃許可管理、住宅建筑許可證、銷售和購買房屋管理。同時,該部的職責還包括制定《西芝加哥市戰略規劃2.0》,市中心中央大街重建規劃,管理住宅物業維護標準等一些“經典的”規劃工作內容[9]??梢姵鞘幸巹澋陌采碇?,應該以社會全面發展為目標,面向社區,貼近市民,有利于落實“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F代城市規劃提倡從政治經濟學角度分析城市問題。與此相似,也應該從政治經濟學角度看待規劃自身的演變及當前的規劃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中國的規劃改革反映了中央和地方集中和分權的關系變化。關于集中和分權問題的討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并不罕見。1956年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中提出,在中央和地方的關系問題上,要在鞏固中央統一領導的前提下,擴大地方的權力,讓地方辦更多的事情,發揮中央和地方兩方面的積極性[10]。改革開放之后,1980年代后期有過關于“干”(中央)和“枝”(地方)的討論,由此劃分了中央和地方的稅權?;仡?0年來改革的經驗,一個重要舉措就是充分調動中央和地方兩方面的積極性,使改革在較短時間取得全面成功。在國家發展的不同階段,根據客觀情況在集中和分權兩者中肯定會有所側重?;诋斍皣H形勢出現的嚴峻變化,發揮兩方面積極性來共同應對,易于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4

     結語

          (1) 當前中國城市規劃行業正在經歷一場重大變化,中央政府對規劃工作提出了新期望新要求,規劃體系正在進行合并重組。出現變化的外因是中國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城市發展的政治、經濟、社會、環境諸多因素出現變動,城市發展戰略必須作出應對。特別是,中國所處的國際環境發生了數十年來未有的變化,既有正面的如“一帶一路”共建,也有負面的如貿易摩擦,它們必然影響中國進一步發展的途徑,中央政府需要制定新的對策,包括對作為經濟活動主體的城市的管治。當前規劃變化的內因是過去30多年的規劃工作既取得了巨大成績,也積累起不少問題,主要是城市發展中國家全局利益和地方局部利益的關系問題。作為公共政策的城市規劃有敏感的政治性,規劃工作涉及到不同社會集團在不同空間層面的利益,當社會集團的結構出現變化時,對規劃的期望及要求也會發生變化,常規的規劃工作受到挑戰。在此過程中,城市規劃界是相對被動的。

          (2)必須指出,當前中國城市規劃的變化不是范式的轉換(paradigm shift)或完全改變,而是范式的改革。按照庫恩(Thomas S. Kuhn)的范式理論,所謂范式轉換必須包括基本理論、范例、方法、標準等方面的根本改變,必須完全打破舊有模式[11]。但是就城市規劃而言,規劃工作的基本社會職責沒有改變,規劃職業的主要理論依據及工作模式沒有改變,所以不存在規劃范式的轉換,不是說要完全拋棄現有的城市規劃工作模式。那樣做,不但缺乏合理的依據,而且不符合國際常規,也得不到廣大規劃師的理解及支持,不利于城市發展及國家的長治久安。最近中央領導對雄安新區視察后指出:要高質量高標準推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要把設計成果充分吸收體現到控制性詳細規劃中。這就體現了對城市規劃的工作模式和工作內容的肯定。因此,雖然外部條件及政府期望有所改變,但是城市規劃的初心沒有改變,而且不應該也不會改變。初心代表了城市規劃這個職業的底線,沒有了底線,城市規劃就不必存在了。

          (3)在這個大變動時代,城市規劃改革無疑是必須的,也是討論已久的。關鍵是改革的大方向應該向何處去?筆者認為,規劃改革應該基于兩條基本原則:一是改革必須符合中國國情的發展方向;二是改革應該符合國際規劃界已經經歷的演變方向。

          從國內看,當前中國的發展正在從高速度轉向高質量,與此相應,城市發展正在從增量空間的擴張轉向存量空間的提升。由于現有存量空間中已經有大量居民,未來規劃工作的重心會越來越下沉,越來越接地氣,深入城市社區及鄉村,反映普通居民的日常需求。會更有包容性,有不同利益相關方的參與,共同建設家園而不論其社會地位。相應的,規劃會減少宏大敘事式的擴張型項目,尤其在比較發達的東部地區,這里是中國的經濟活動及人口的集中區,也是自然資源緊張的地區。建設活動及規劃工作更多集中在建成區內而不是盲目擴張,對建成區外自然資源的影響必然減少,而直接涉及居民生活的社區規劃工作則會越來越增加,這樣才能更好落實“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

          在國際上,發達國家規劃演變的經驗也說明,通過城市規劃促進社會發展,關注社區建設,組織不同利益者的協作來提升社區生活質量,是規劃工作發展的方向。中國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中國規劃師在國際上越來越活躍,中國規劃界和世界各國規劃界走向共同的方向,應該也是規劃改革的方向。

          (4)過去一段時間,地方層面的城市規劃工作更多反映了地方政府的意愿而淡薄了國家全局的長期目標,重視土地開發多于關心資源整治,關注經濟效益大于關注環境效益。對此,新時代的規劃工作必需作出調整。建立從上而下的空間規劃體系、推行“多規合一”以及規劃機構合并,都包含了中央政府的意圖。目前規劃工作的法律依據仍然是2007年10月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在提倡法治的今天,城市規劃的改革必須從立法層面的改革開始,而國家大法的修改必須考慮全局影響及長遠效果,仔細慎重,認真聽取基層規劃界基于實踐的意見。

          (5)現代城市規劃的使命已經大大拓展延伸,規劃工作必須下沉,無論什么規劃,無論在城市在鄉村,規劃決策最后必須落實到具體的地塊空間,服務于生活在空間中的人,要以滿足人民群眾切身要求、促進社會發展為準繩。越是貼近基層的規劃工作對群眾影響越大,受到群眾的關注越多,尤其是詳規、控規及城市設計。而這些工作正是傳統城市規劃的主要部分,今后不但仍然需要,而且要加強,因為它們所承擔的事務難以在宏觀高端的空間規劃層面完成,相反,宏觀高端的空間規劃需要它們來落到實處。

          中國今天的成就歸功于改革開放。改革往往是摸著石頭過河,不僅過去,而且將來的改革仍然會摸著石頭過河。未來的城市發展實踐將檢驗今天的城市規劃改革成績。歸根結底,經歷了時間長河的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惟一標準。


    參考文獻

    1  弗里德里?!ざ鞲袼? 英國工人階級狀況[M]. 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譯. 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

    ENGELS F. 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M].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Works of Marx,Engels,Lenin,and Stalin,trans. Beijing: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1956.

    2  埃比尼澤·霍華德. 明日的田園城市[M]. 金經元,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2010.

    HOWAR E. 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M]. JIN Jingyuan,trans.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2010.

    3  尼格爾·泰勒. 1945年后西方城市規劃理論的流變[M]. 李白玉,陳貞,譯,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6.

    TAYLOR N. Urban Planning Theory Since 1945[M]. LI Baiyu,CHEN Zhen,trans. Beijing: China Architecture & Building Press,2006.

    4  BROWN M. Planning for People[M]. Bedford Square Press,1968.

    5  聯合國人居署. 城市與區域規劃國際標準[J]. 城市與區域規劃研究,2018(1):8.

    UN-HABITAT.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for Urban and Regional Planning[J]. Urban and Regional Planning Studies,2018(1): 8.

    6  RODWIN L,SANYAL B. The Profession of City Planning[M]. Rutgers,2000.

    7  習近平.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C]//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

    XI Jinping. The People’s Yearning for a Better Life is Our Goal[C]//Selected Documents of the Important Literature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I). Beijing:Central Literature Publishing House,2014.

    8  芝加哥市規劃和發展部網站[EB/OL]. [2018-12-20]http://cityofcago.org/departments/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Ciy of Chicago[EB/OL]. [2018-12-20] http://cityofcago.org/departments/

    9  西芝加哥市社區發展部網站[EB/OL]. [2018-12-20] http://westchicago.org/departments/community-development/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 City of West Chicago[EB/OL]. [2018-12-20]http://westchicago.org/departments/community-development/

    10  毛澤東.論十大關系[M]//中央文獻研究室. 毛澤東文集(第七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MAO Zedong. On the Ten Major Relationships[M]//Central Literature Research Office.Mao Zedong’s Anthology (Vol. 7). Beijing:People’s Publishing House,1999.

    11  KUHN T.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2.

    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台湾佬中文娱乐网11XXOO-中文字幕无码A片久久东京热,黄页网站免费视频福利区,卡通动漫48页亚洲欧美-18凹凸视频2019最新国产|免费人成在线视频|亚洲日韩欧美国产专区|国产日产剧情